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办公家具配套 > 正文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东北全面振兴与东北亚区域合
更新时间:2021-10-19

  中新网辽宁新闻10月19日电 2021年9月28日,由东北大学、辽宁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辽宁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主办,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承办,中日韩合作秘书处作为支持单位的2021“东北亚区域合作论坛”暨“东北振兴论坛”在沈阳东北大学成功举办。来自全国政协、中央和国家部委的领导,国家级智库、东北地区高校、科研机构和日韩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来自新华社、中新社、辽宁电视台、辽宁日报、沈阳日报等媒体代表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参与此次论坛。

  以下为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发言实录。

  当前,东北全面振兴与东北亚区域合作紧密联系在一起。东北全面振兴取得新突破,有利于促进东北亚区域合作进程;东北亚区域合作取得新进展,有利于形成东北全面振兴的外部动力。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东北全面振兴要与加强同东北亚区域的经贸合作统筹设计、统筹推进。

  在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下,东北亚区域产业链、供应链重构是一个新趋势。东北要抓住这个新机遇积极参与合作,以形成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动力。

  1.东北地区要主动参与中日韩制造业产业链合作。长远看,目前,东北总体上仍处于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低端。日、韩制造业大多处在全球产业链的中高端,与东北地区制造业互补性较强。东北地区要抓住中日韩产业链、供应链区域化重构的重要时间窗口,加强与东北亚的产业对接。例如,适应疫情防控常态化需求,在医疗物资、医疗药品器械等领域加快与日韩共建装备、设备制造业产业链;适应疫情后日韩等拓展外部市场需要,积极筹建自贸区性质的跨境合作产业园,提升在汽车制造、电子通信、机械设备、工业机器人等制造业领域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水平。

  2.支持东北地区积极参与中日韩服务贸易合作。目前,东北地区经济增长的突出短板是服务业发展滞后。要把发展服务贸易作为东北参与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建设早期收获的重点,并出台具体政策,以健康、养老、旅游、研发设计、金融等服务业领域为重点,加快推动服务业市场和服务贸易的高水平开放。

  3.支持东北地区参与中日韩数字经济合作。目前,东北三省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仅为28.2%,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6.2%)。建议抓住中日韩数字经济合作的新机遇,依托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等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加快推动与日韩数字经济基础设施、数字经济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的对接和互通,开展数据确权、数据认证、数据定价、数据监管、数据交易、数据安全等标准规则制定及其相互对接,形成东北数字经济发展的新优势。

  东北与东北亚各国地理位置相邻,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水平偏低。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为依托,既有利于整体改善东北对外开放的外部环境,又有利于务实推进东北与东北亚的经贸合作。

  4.推进面向东北亚的国际大通道建设。统筹贸易通道与海港、陆港、空港、信息港建设,力争未来5-10年建成覆盖东北主要节点城市和口岸城市,联通东北亚各国的国际交通网络体系。例如,推动“辽满欧”“辽蒙欧”“辽海欧”交通运输国际大通道建设;推动“丝路吉林”大通道建设,形成北接黑龙江面向俄罗斯、南接辽宁面向环渤海、西进内蒙古面向蒙古国和欧洲、东连日本海面向东北亚的立体综合交通网络和物流大通道枢纽。

  5.推进东北亚陆海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例如,推进东北地区与日本、韩国、俄罗斯远东地区临海港口群之间的集装箱远洋干线业务、海内支线业务、国际邮轮业务的共同开发运营;推进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促进东北亚各国之间跨境大桥、跨境铁路和跨境公路建设等。

  6.推进东北亚陆海联运的通道建设。依托东北地区独特的地理区位条件,务实构筑东向出海、南联内陆的大通道,加快建设面向东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网络,推进“图们江开发开放”等,以促进东北亚经济走廊建设进程。

  以大连为重点的沿海城市是东北地区面向东北亚出海的重要通道和开放门户。东北地区参与东北亚经济循环,需要突出这个优势,放大这个优势。

  7.把建立东北亚的重要开放门户作为辽宁沿海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重点。辽宁拥有面向东北亚开放较多的港口资源,目前的突出矛盾是重复建设和过度竞争。例如,今年上半年,全国港口吞吐量前20排名中,大连港排名仅第12,被北部湾港超越。要从促进东北亚经贸合作的大局考虑,出台相关政策,重点强化大连等沿海城市的重要开放门户的战略定位。

  8.以大连为中心统筹沿海港口一体化发展。辽宁要以大连为龙头,加快整合丹东、锦州、营口、盘锦、葫芦岛等沿海城市港口资源,形成合理分工、错位发展、资源共享的港航一体化新格局。

  9.以“六个统一”为抓手推动辽宁沿海经济带一体化发展。大连、丹东、锦州、营口、盘锦、葫芦岛等沿海城市,具有整体面向东北亚开放的区位优势和发展基础。建议由省级层面统筹推进“多规合一”改革,实现统一规划,统一土地利用,统一基础设施,统一重要的资源开发,统一环境保护,统一社会政策,实现创建辽东半岛蓝色经济区的实质性突破。

  东北地区参与东北亚合作既需要经济开放政策,也需要良好的社会环境和人文环境。要特别重视民心相通,通过弘扬丝绸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广泛开展文化交流、学术往来、人才交流合作等。

  10.加强东北亚智库交流合作平台建设。在“东北亚智库联盟”、“东北亚智库论坛”等现有平台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的网络优势,为东北亚合作提供具有专业性、战略性的智力支持。

  11.扩大与东北亚国家相互间的留学生规模,开展合作办学。东北地区具有实力较强的高校资源,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吉林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和东北大学均设有世界一流学科建设点。建议在东北地区设立教育改革试验区,面向东北亚国家扩大教育开放,探索与日本、韩国、俄罗斯、朝鲜、蒙古等联合办学新模式;探索建立东北亚教育合作基金,形成扩大东北亚地区教师互访、留学生互换交流的机制。

  12.加强东北亚跨国的旅游合作与文化交流。东北拥有独特的旅游资源,与东北亚诸国山水相连。建议以培育东北亚旅游合作圈为重要目标,共同设计跨境旅游线路,放宽跨境旅游签证限制、简化跨境旅游手续、培育跨境旅游市场,共同打造边境、跨境、境外旅游合作区。

  打造面向东北亚的制度型开放高地,需要推动东北地区现有自由贸易区试验区提质升级。与此同时,力争实现东北地区自由贸易区试验区扩容。

  13.支持东北地区以某些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参与东北亚区域服务贸易合作。例如,率先在研发、设计、商务、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对日韩人才实行职业资格单向认可制度,最大限度降低人员流动壁垒;率先在通信产业、计算机基础技术产业、软件产业、互联网产业和电子商务等产业项下实行“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的自由贸易政策,等。

  14.探索实行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建议参照海南自由贸易港经验做法,在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对日韩等境外服务提供者以跨境方式向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市场主体及个人提供服务的商业活动实行负面清单管理;给予境外服务提供者国民待遇,降低“边境后”壁垒,等。

  15.争取东北地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容。建议:增设中国(吉林)自由贸易试验区,面向俄、蒙、朝加快东北亚次区域合作,打造吉林参与东北亚全面合作的新载体;增设中国(内蒙古)自由贸易试验区,促进内蒙古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提升开放能级。

  东北亚区域和次区域合作涉及到不同国家的诸多地方政府,不仅涉及到地区间产业对接,还涉及到商品、资金、技术、人员流通等多方面的政策体制衔接。从这个需求出发,要支持东北与东北亚形成常态化的地方政府间沟通协调机制。

  16.发挥好大图们倡议东北亚地方合作委员会的作用。在提升东北地区与东北亚地区省级地方政府区域合作能力及其机制化安排的同时,要从地方政府层面强化协同效应,加快推进“一带一路”东北区域建设与韩国“亚欧倡议”、蒙古国“草原之路”和俄罗斯“跨欧亚运输大通道”等有效对接。

  17.推动地方层面共建跨境经济合作园区。要把搭建跨境经济合作园区作为东北与东北亚地方政府合作的重要平台。例如,推动东北中韩自贸区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按照自贸区标准推进黑龙江绥芬河-东宁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和图们江跨境经济合作区等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在俄罗斯、蒙古等建设若干境外经贸合作园区,探索跨境经济合作区的运营模式、管理体制机制与跨境协调机制。

  18.扩大东北地区与东北亚的友好城市。要支持鼓励东北地区在省级和地市级层面发展面向东北亚的国际友好城市网络,因地制宜发展多种形式的国际城市经济开放合作模式。

  以东北经济一体化打破区域市场分割、资源分散配置,着力解决区域经济同质性强互补性弱、产业结构趋同等历史遗留问题,形成东北四省区“一盘棋”参与东北亚经贸合作的新格局。

  19.推进东北地区基础设施一体化。以建设东北“一带一路”大通道为目标,以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www.br1b2.com.cn!呼和浩特为主要城市,完善公路、铁路、航空、海运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形成东北地区综合立体交通运输体系,实现基础设施共建共享。

  20.推进东北地区产业一体化。例如,以制造业为重点加强东北四省区产业分工合作;依托辽宁沿海经济带,黑龙江靠近俄罗斯等优势,合理培育若干个优势产业集群;推进东北地区管理标准与规则的全面统一;调整优化行政区划设置,建设现代化都市圈。

  21.优化调整东北国有经济布局。从东北经济一体化的现实需求出发统筹考虑国有经济合理布局。例如,加大国有资本在国家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和公共服务领域的布局,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在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以提高产业集中度为重点提升装备制造业的产业集中度,推动央企与地方国企的对接合作,鼓励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开展战略合作,推进国有资本有序流动等。

  推进东北经济一体化,需要打破现行行政体制的束缚,建立高规格的跨区域行政协调机制,并由此形成东北地区整体融入东北亚的合力。

  22.从国家层面强化东北四省区跨区域协调机制。参照粤港澳大湾区的经验,在现行四省区行政首长联席会议机制的基础上,形成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各省区市主要领导参与的高层次协调机制与高效的工作机制。

  23.从国家层面统筹推进东北国有经济布局。建议由国务院国资委统筹推进东北地区国有经济布局工作,完善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制,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平台作用,有效推进国有资本的跨区域、跨行业整合和布局优化。

  24.建立多层次的跨省区合作机制。从多方面完善东北四省区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机制。例如,形成共同参与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协调机制,由东北四省区政府主要领导牵头,工作机构设在各省区发改委,由商务、交通、农业、能源、矿产相关部门参与,在基础互联互通、强化产业互补、促进产业开放等方面形成新的合作机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2021年中国COB自动邦定机市场调查及投资策略分析报告